消失的網站

2015-07-09

我用 Line 然後 Line 沒有了,

我用 Slack 然後 Slack 沒有了,

我用 Instagram 然後 Instagram 沒有了,

我用 Telegram 然後 Telegram 也沒有了,

那麼 而下一個又會是誰?

看我這篇博文之前請大家先看看《慢慢的,它們就沒有了,就像從未存在過》這篇文章,原文在微博、微信、豆瓣上也沒有了,就像從未存在過。

那我重新貼下原文:

幾年以前,我曾經嘲笑過某科技界大佬。當時他說:也許90後、95後會慢慢不知道Google是什麼網站。

那一年,這對於我來說簡直就是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話。谷歌,全世界最卓越的互聯網公司,活在互聯網的一代中國人,會不知道他們的網站?
今天,我收回這句嘲笑。因爲這件不可能的事,它慢慢變成了現實。

沒有人再關注什麼谷歌不穀歌。對他們來說,百度也蠻好用的,反正他們幾乎沒用過谷歌。沒有谷歌又怎樣?大家還是開心的刷微博,看微信,聽歌,看娛樂節目。對於從來就不知道谷歌的人來說,少了谷歌又有什麼影響?
多年前,我們也是可以登陸Facebook的。其實這個網站和校內一樣,也挺蠢的。可在上面你能看到老外們的生活,可以輕易的跟一萬公里以外的人互相拜訪,可以看到很多根本不會開到校內上的主頁。你用漢語回覆,下面給你聊起來的可能是香港仔,可能是臺灣人。你用英語回覆,說不定有比你英語用的更蹩腳的寂寞的北歐人來跟你搭訕。你感覺地球真的變成了地球村,你還沒拉門走出去,別人就推門走了進來。
然後,它就沒有了。起初,它的失蹤激起了很大的聲音,後來,聲音就消失了。

多年前,我們也是可以登陸Twitter的。其實這個網站和微博一樣,也不過是些信息流,刷上一整天,也不見得有什麼用處。但至少,你可以以最快速度獲取你想知道的任何新事,你會真正瞭解什麼事情在全世界是流行的,而不是經過各種截圖、翻譯、轉發,甚至曲解、斷章取義、黑白顛倒的東西。你知道的是真相,赤裸裸的,也許有點太短的真相。但至少中間不會有無數人的加工與再加工,偏激、片面,就在這個過程中產生了,不管後來者有意還是無意。

然後,它就沒有了。首先是它的本體沒有了,然後它的模仿者也沒有了,模仿者的模仿者也沒有了。只剩一個模仿者的模仿者的模仿者,現在你每天能在上面看到無數廣告。
多年前,我們也是可以登陸YouTube的。對於有的人來說,這個網站就是個大型優酷,當年有人信誓旦旦的說,沒有YouTube,我們中國人會很快讓優酷超過YouTube。可這麼多年過去了,視頻還是那麼卡,內容還是那麼垃圾,原創還是那麼容易被盜竊,視頻豐富度還是那麼的可憐。在YouTube上,你能看到全世界最棒的手藝人,最逗樂的笑話,最天馬行空的創意,最激盪人心的音樂,最美好的完美瞬間,可在優酷上,你想看一分鐘視頻,請先看半分鐘廣告。

哦,對了。Instagram,有些人可能感覺它和QQ空間也差不多。可我在上面關注了六百多個攝影師,它們都是頂好頂好的影像記錄者,每天看他們的作品,我感覺到很幸福,那種即使沒有到那裏去,也身臨其境的幸福。我還在上面認識了一個日本的愛自拍的帥小夥,一個愛喝酒的韓國大叔,一個十年前到過中國今天會在每張我發的紫禁城照片下點讚的美國大爺,一個美麗無比的俄羅斯妹子,我和他們基本上都難以交流,語言是很大的障礙,但幾個簡單的單詞,心意也就到了,這種感覺,有時候比多年老友相聚還興奮。因爲這是人類不同族羣自由交流互相溝通的過程,這種過程很神奇,真的很神奇。
可現在,它沒有了,它之所以沒有就因爲在某個特定的時間你在搜索特定的詞彙時,會搜出來特定的照片。雖然這麼搜的人並不多,雖然看到的人也不會大驚小怪,也不會覺得天黑了,天亮了,天要塌了,天要變了。可它就是沒了,Instagram,就這麼沒了。谷歌也是這麼沒的,Twitter也是這麼沒的,Facebook也是這麼沒的。不知道是什麼人,在什麼場合,說了什麼話,下了什麼決定。就要有超過十億人像陷於哥譚市的孤島裏一樣,看着一座又一座橋樑被炸掉,又被炸掉,又被炸掉,然後,就什麼都沒了。

我時常覺得悲哀,真的好悲哀,一個我根本不認識也不知道是誰的人,也許是一個羣體,在不斷搶走我身邊的東西,而我卻無能爲力。我抱怨一聲,他聽不到,任何人都聽不到。我怒吼一句,身邊的大多數人卻像看瘋子一樣的看着我。我哀嚎一聲,這聲音被阻礙在黑黑的幕牆以裏。我發出尖銳的嘶吼,這聲音傳不了多遠,就和我那被搶走的東西一樣,消失了,不見了,就像從來沒存在過一樣。
對於本來就沒存在過的東西,有誰又會覺得在意呢?那些本來擁有又被掠奪的人的哀愁,後來的人又怎麼懂呢?我曾經是擁有一切的,我曾經是擁有世界的,我站在這片土地上,呼吸的是自由的空氣,飲下的是自由的瓊漿玉液。就在長的無法計數的時間裏,我自由生命的一部分又一部分就這麼被殺死了,突然就殺死了。可我還始終覺得,它們還奄奄一息的活着,就像它們是慢慢的死去的一樣。
可它們終歸是死了,而且隨着它們的死,愈來愈多的事情慢慢的發生了,很慢很慢,幾乎不被人察覺,可還是發生了。

沒有谷歌,我可以用百度呀。可某些結果被越挪越後,越挪越後,最後就不見了。就像本來就不該搜出這個結果一樣。

沒有Facebook,我可以用校內呀。可你想發只有在Facebook上能發的文章,很快在校內上就失蹤了。接着,校內變成了人人,話題變成了人人都關心的話題。大家都在搶着看星座、明星、八卦、娛樂。沒有人會關心什麼消失了,反正它們本來也沒多少存在感。

沒有YouTube,我可以用優酷呀。可你卻經常只能在優酷上看到抄襲別人的作品,而且還不署名,而且還洋洋得意,而且還自我陶醉,就好像那個idea本來屬於他自己一樣。你看了還要驚呼,他是如此的有創意!好一個抄襲的創意,可你卻不知道,因爲你不知道這個世界上有個網站叫YouTube。

沒有Twitter,我還可以用微博呀。可你想知道最近發生了什麼,你搜的越勤快,越能看到越明顯的「根據相關法律法規,相關搜索結果不予顯示」。時間長了,你想,反正知道了也沒什麼用,不如不看了。
慢慢的,一扇又一扇的門關上了。




今天你打開世界上最大的博客網站,發現它沒了。明天你一看,世界上最好的設計師分享網站沒了,一開始是刷新的很慢很慢,後來它就沒了。過兩天再一看,平常每天都會讀兩篇文章的媒體網站沒了,那裏的文章繽紛多彩,最後都變成了該頁無法顯示幾個字。再過幾個月,大學的網站不讓上了,攝影師的網站不讓上了,就連百度日本這種自家網站,也沒了。
接着,漫畫看不了了,接着,動畫看不成了。接着,美劇英劇失蹤了。下載美劇英劇的網站又又又又又失蹤了。尊重正版,保護權益,行吧,然後字幕網站也沒了。
遊戲沒了,你習慣性登陸的遊戲網站,發現下載欄正在整治中。論壇關了,天天都在看的論壇,突然接到相關部門的電話,因爲「報備問題」不讓辦了。個人網站,私人博客,對不起,說沒就沒有,你在上面存了多少多年辛勤耕耘的東西都沒用。

你關注的人,有一天你登陸微博,發現他怎麼好久都沒說話了,然後你搜索了一下,發現他的賬號不存在了,而且你搜他的名字,他的名字未予顯示。
一盞一盞的燈,滅了。四面八方的光源,消失了。我們生活的五光十色的世界,變成了一片黑色。
天黑了,那麼睡覺吧,但願長醉不復醒,臥槽泥馬勒戈壁。

最後,我們變成了一羣做夢的人,這個夢的名字,叫根據相關法律法規,相關搜索結果不予顯示夢。

作者 小海,原帖地址 http://www.douban.com/people/xseac/notes

就是這樣,有些網站已經成為了不存在

世界上訪問量前十位的網站 (數據來自 alexa 2015.7) 其中Google、Facebook、Youtube、Wikipedia、Twitter 這五個網站已經在中國內地無法正常鏈接 也就是說世界上這幾個大網站有一半的我們都看不見

Google 作為世界上訪問量最大的網站 世界上竟然還有三個國家不能正常訪問 我想吐槽為什麼我們的鄰居朝鮮(或稱為 北韓)這個國家居然沒有在受限制的名單中。。。


數據來自 Google Transparency Report 2015.7

Across the Great Wall we can reach every corner in the world. 這句話放在今天依然適用。只不過加了個Great。

而”“再也不是牆 而變成了一門”“ 只要有反對 xx 的聲音 會立即向你開炮

上次針對 Github 的 DDOS 攻擊就是一次很好的例子 詳見 Google 安全報告

都在普及下一代IPV6的時候 我們還在”愚蠢”的研究 NAT轉換 從而還繼續保留在 dang 的關心照顧下 而你並沒有公網 IP 即使你有公網 IP
但是那些重要的端口也是封閉的

國內的運營商還在一步步的縮減出口國際帶寬 讓你根本出不去

面對落後的互聯網環境 也只能哀其不幸 怒其不爭了